5岁男童化疗最后一期 父母却已无力筹措治疗费

首页

2018-10-09

■等待做最后一个疗程化疗的陈子睿。 ■陈子睿募捐专用二维码“看得见前边的胜利,却绕不过眼前的危机”温暖1240号温暖诉求今年28岁的魏芳是两个男孩的妈妈。

她带着孩子们跟随丈夫蜗居在东莞某菜市场的出租屋里,全家人的收入就是丈夫陈小健做菜市场协管员的一份工资。 今年1月,陈小健5岁的儿子陈子睿,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,B型中危。 打开灯,儿子满脸是血2018年1月7日凌晨1点多,熟睡中的陈小健被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惊醒。 他以为是10个月大的小儿子陈子豪夜醒哭闹,可凝神一听,却发现哭声来自大儿子陈子睿。 翻身下床打开灯,陈小健被眼前所见惊呆了,“子睿张着嘴大哭,手上脸上糊满血,枕头上、床上也是血……”陈子健手脚发软,抢步上前抱起儿子,抓一包纸巾来帮他擦拭,“是鼻子在流血,他肯定是在睡梦中被血堵住嗓子,才醒的。 ”陈小健说,此前子睿有过一次流鼻血的症状,但很快就止住了。 但那一晚,陈小健从抽纸盒里一张接一张拿出纸巾,大半盒用完了,子睿鼻孔里还是血流不止。

眼看子睿的小脸越来越苍白,本想撑到天亮再去医院的陈小健再也不敢耽搁,抱起儿子就往东莞市儿童医院赶。 “其实前一次流鼻血我们也带他来看过,但当时没有抽血检查,流血也不多,医生当感冒处理了。

”陈小健说,这一次,急诊科医生也被子睿的症状吓到,马上给他做了血检,并申请严肃地告诉他,孩子的血小板非常低,初步诊断怀疑是白血病,“我根本不相信,从来没有听过身边有亲戚朋友得过这种病,我觉得可能是误诊了。 ”确诊后,父亲辞工陪伴怀着侥幸的心理,陈小健带子睿来到广州,希望在广东省人民医院得到权威的确诊。 然而,现实却粉碎了他最后的幻想,经过骨穿等详细检查,子睿被确诊患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。

“现在回想起来,孩子之前就有一些症状,我们太大意了!”陈小健告诉记者,发病前,子睿有很长一段时间上楼总喊累不肯走,他与妻子都以为儿子在撒娇要抱抱,“还有,他以前一放学就在楼顶平台和小朋友玩,那段时间突然就整天躺在床上玩手机,不肯出去……”陈小健懊悔不已,但眼前的结果,不容他逃避,尽快接受治疗,是他与妻子的一致决定。

医生为子睿制订了八个疗程的化疗方案。 幸运的是,如今子睿已经走到最后一期化疗,7个多月的治疗过程中,孩子没有遇到过严重感染,缓解效果也不错。 因为家里还有尚在襁褓中的孩子,魏芳只能留在东莞,照顾子睿的任务,由陈小健和老母亲承担。 “医生告诉我,这是个持久战,所以我辞了工,一心一意陪着子睿”。 花费大,末期治疗遇阻发病至今,子睿的治疗费已超过30万元,“我们是跨省医疗,每次出院才能把发票拿回老家报销,除了自费药,能报四成左右,而且要等一个月时间。

”陈小健说,幸好爱佑基金会为子睿筹到4万元善款,小天使基金会也资助了3万元,再加上亲戚朋友借一些、同事朋友帮一点,总算是撑到最后一个疗程,上个月,陈小健交了一千元住院押金,带着子睿再次入院,开始最后一个疗程的化疗。

“就在前两天,医院给我发了催款单,现在最后这个疗程过半,花费已接近3万元。 ”陈小健在苦等上一个疗程的报销款,否则拿不出最后一期化疗的费用,“看得见前边的胜利,却绕不过眼前的危机。 ”陈小健叹了口气。